佛法导论

分类:

致敬明旸长老:缅怀其对佛教事业的贡献

2002年7月23日,我的恩师、原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阳明长老圆寂。距今已有七年。本月23日是他往生的日子,作为他的弟子,追忆往事,感怀不已。为此,特撰此文,以志怀念。

法乳恩泽

--阳明法师逝世七周年祭

阐释自然

闽山苍苍,闽水泱泱,闽八省的灵气孕育了这样一位高僧。

他是享誉国际的宗教活动家,不仅能文善书,还是国务院公布的全国首批汉族地区重点寺院中五座寺院的住持。他的逝世震惊了海内外佛教界,江泽民总书记、李瑞环主席等中国最高领导人也为他送上了鲜花和青花。

这位高僧就是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明旸大和尚。

2002年7月23日,明仰大和尚圆寂,享年八十七岁,受戒七十二年。

噩耗传到家乡,福建,顿时岷山云黯,岷山水吞。

作为和尚的传法弟子,我在考核中更是深感失落。

大和尚圆寂的第二天一早,我和赵雄师父等,匆匆买了机票,直奔福州长乐国际机场。当飞机像一只受伤的大鹏重重地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时,已是傍晚时分。

素有上海千年古刹之称的龙华寺,此时正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。庄严肃穆的大殿里,黄色的挂轴,白色的鲜花,缓缓移动的慕名者人流,以及悠长不绝的佛号诵经声,无不萦绕在僧人的身旁。僧人黄袍加身,盘腿而坐,是那样的平静安详。凝视着他,我感觉到这位国内外佛教界敬仰的天眼没有入灭,他没有离开我们,仿佛他老人家依然如故,正在为我们讲经说法,谆谆教导我们。

我与大和尚的初识,是在江苏常熟兴福寺。

有一次,和尚和真禅师、鉴泉大师一起到兴福寺,寺里方丈让我出来帮忙接待,并把我介绍给和尚。和尚从方丈的介绍中知道我也是福建同,连声说: "好,好"。他鼓励说:"年轻好,要文质彬彬,好好读书,读好书"。他关心地问:"上佛学院吗?" 当我告知准备报考时,他教导说:"一定要去,上佛学院,学点东西,将来弘法利生才有寄托。" 当我们陪同他老人家一行参观 "清晨入古寺,第日照高林,竹径通幽处,禅房花艺深,山光悦鸟性,池影空人心,万籁此皆寂,唯闻钟罄声 "这块《唐昌鉴题兴福寺诗》刻碑时,大和尚又问: "你的书法练好了吗?" 我说:"方丈和大和尚让我练。" 他要求:"把练习书法作为你的日常课程之一"。他还明确指出:"这有助于修性养生,也有助于弘法利生。" 为此,他还列举了圆瑛法师和弘一法师精通书法的例子。

当时,我第一次出家,不太明白和尚这些教诲的用意。我只觉得大和尚学识渊博,无所不知,很受人尊敬,身边有很多人。我心想:"我将来也要成为这样的高僧。

后来,我考入了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。学习两年后,我考入了北京中国佛学院。在寺院和学院之间,经常要经过上海。由于大和尚常住 上海 圆明讲堂,我也有机会见到大和尚,接受他的睿智教诲。

四年后,我从中国佛学院毕业,打算去斯里兰卡学习南传佛教。听了我的打算,大和尚非常支持,他请华东师范大学的苏渊雷教授为我写了一封入学推荐信,并嘱咐家明先生亲自去办。后来,在苏教授和上海中国社科院宗教研究所陈耀庭所长的信中推荐下,在新加坡慧雄法师和斯里兰卡威普拉沙那长老的成就下,我于1993年底顺利考入斯里兰卡国立凯拉尼亚大学研究生院深造。

在我正式进入海外高等学府学习后,这位僧人多次写信给我,鼓励我学习英语和佛学。他在信中说 "法师为将来翻译经典这一无形财富,出国勤学苦练,学习多种语言文字,发大愿将自己宝贵的一切奉献给弘法利生事业,令人钦佩"。

有一次,他听说我没有电脑,学习不方便,当即让圆明讲堂的居士们从信众给他的供养中拿出一笔钱,资助我买了一台电脑,这让当时在场的圆明讲堂的居士们感动不已。

经过几年的寒窗苦读,1996 年我完成了研究生课程,通过了论文答辩,获得了文学硕士学位。大和尚得知后,非常关心我的前途,多次问我是继续深造还是回国服务。

当我有意向回福建省佛教协会服务时,我去上海问大和尚,大和尚不断点头说回家好好服务。他还说自己小时候在法海寺听圆瑛大师讲经呢。

多年来,我多次得到大和尚的关心、培养和栽培,但却一无所获。出于报恩之心,出于对佛教事业的责任感,我向大和尚表达了收我为徒的愿望,大和尚欣然应允。经过一番准备,因缘成熟,于2月13日--大和尚生日这天,在圆明讲堂举行了隆重的传法大典,授权我为临济宗第42代禅宗传人、曹洞宗第48代法嗣,并配以祖衣、朝珠、法宝作为信物。来自海内外的僧俗大众千余人参加了法会。法会结束后,大和尚难得半开玩笑地说:"你们是我的高徒,要好好干,不辜负你们多年的学习啊。"

致敬明旸长老:缅怀其对佛教事业的贡献

俗话说,成大事者必有大愿。大和尚的大愿不是我能揣测的。但在他的一句话中,透露了一个小小的愿望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大和尚说,他去过美国很多次,看到过很多外国大师的英文佛学著作,但却没有中国大师的著作。他希望将来能有我们中国大师的英文佛学著作在国际上流通。这次谈话对我触动很大,于是我开始尝试将一些中国佛教文章翻译成英文,其中包括大和尚的一篇著作《佛陀和他的十大弟子》。大和尚知道后,非常高兴,给了我很多精神上的鼓励,他还来信说 "翻译工作完成后,你可以把书稿寄给 上海,那里可以再版出版。遗憾的是,当我完成这项工作时,这位僧人已经身体欠佳,没有精力过问此事。如今,此人已去,作为一个在世的人,我想,如果能促成此事,将和尚的《佛陀和他的十大弟子》英译本给予出版,完成和尚生前的这个小小的心愿,那么,将是对和尚最好的纪念。

写于 2002 年 8 月 23 日福州法海寺

返回列表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Copyright 2019-2030 成都代放生协会 成都代放生协会网站地图